• <samp id="sogey"><div id="sogey"></div></samp>
    <tbody id="sogey"></tbody>
  • 中新健康|總覺得自己有病,可能也是一種病
    發布時間:2024-01-05  文章來源:中國新聞網 點擊:1562
      中新網北京1月5日電(邵萌)很長一段時間里,娜娜都覺得身處醫院才有安全感。
      
      9年前的夏天,娜娜發現內衣上有塊很小的血漬。她腦海中莫名出現了一個念頭——會不會是乳腺癌? 她去了上海兩家公立醫院,也曾凌晨3點去??漆t院排隊拿號,都沒查出問題。
      
      然而,擔心并未緩解,反而一發不可收拾,一點常見的癥狀都被她無限放大。她幾乎看完了所有科室,做了數不清的檢查,恐懼感因診斷結果暫時平息,但不消幾日又會卷土重來。
      
      直到被一位醫生建議去看看“疑病癥”,娜娜才知道,持續思慮自己可能患上了嚴重甚至危及生命的疾病,或許也是一種病。
      
      “不相信醫生,也不相信檢查報告”
      
      清華大學玉泉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申晨煜向中新健康介紹,疑病癥即疑病障礙,屬于軀體化障礙譜系疾病,跟焦慮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系。疑病障礙患者總擔心自己身體出問題,將微小的癥狀災難化,控制不住地過度緊張擔憂,繼發反復就醫、頻繁檢索病癥信息等“安全行為”,但這并不能真正緩解其恐懼和焦慮。
      
    某醫院精神科,排隊就診的人們(圖文無關)邵萌 攝
      某醫院精神科,排隊就診的人們(圖文無關)邵萌 攝
      
      娜娜曾深陷其中,她將疑病癥發作那幾年稱為“最黑暗的時光”。從乳腺科、心內科到骨科、五官科;從腸鏡、胃鏡到B超、CT,她已記不清做過多少檢查。嚴重時,她每周至少檢查一次,經常請假去醫院,反復搜索各種病癥,手機里用的最多的就是線上問診APP。
      
      常見的小癥狀也被她無限放大。天氣干燥出鼻血,她會懷疑是鼻咽癌。“有次我懷疑鎖骨里長了東西,去看急診,醫生檢查還有X片都正常。我又執意要做CT,結果也正常,終于放心了。”然而,當晚她又控制不住地在網上搜索,開始擔心可能被誤診了,一晚沒睡。
      
      “當時我不相信醫生,也不相信檢查報告,就覺得自己病了。”娜娜舉例道,去醫院做腸鏡時,她會選擇不打麻醉,并不是不怕痛,而是擔心萬一有腫瘤,醫生會瞞著她。
      
      “別人看來很荒唐,但我卻深陷其中,特別痛苦。”娜娜說。
      
      內向、敏感的人易中招
      
      國家衛健委印發的《精神障礙診療規范》(2020年版)中指出,疑病障礙的發病機制目前尚不明確,生物學因素、心理社會因素、情緒障礙、人格特點、醫源性誘因、軀體疾病均容易促發本病。
      
      申晨煜介紹,疑病障礙這類精神疾病,女性發病率會高于男性。有些人具有敏感多疑、容易緊張等焦慮素質,可能與遺傳或者原生家庭等有關,也容易出現疑病問題。他在臨床中還發現,在現實中屢屢受挫,陷入自我審視和自我懷疑境地的人,也可能產生疑病傾向。
      
      娜娜曾剖析自己患病的源頭,她是個內向且敏感的人。她認為,童年在強壓下長大和現實生活中的壓抑可能是她疑病的原因。最初出現癥狀時,她的孩子上幼兒園,父母關系也逐漸緩和,這是她一直所盼望的。然而,生活順遂時,她就會忍不住擔憂,害怕物極必反。
      
      為了尋找傾訴的出口,娜娜建了個疑病癥交流群,如今成員已經超過了200個。他們經?;ハ嘟涣饕刹〗洑v,剖析病因。“我覺得很大一部分人跟我有同樣的感覺,至少群里就有不少。”娜娜說。
      
    為緩解焦慮,分散注意力,娜娜開始畫畫。受訪者供圖
      為緩解焦慮,分散注意力,娜娜開始畫畫。受訪者供圖
      
      難以被理解的精神問題
      
      在申晨煜看來,疑病癥治療最大的難點是認知問題,很多患者堅信是有嚴重的軀體疾病但沒查出來,不認為也不愿接受自己得了精神疾病,甚至因此而憤怒,也不會配合后續的藥物及心理治療。
      
      在開始頻繁就醫一兩個月的時候,娜娜就意識到了這可能是心理問題,但她對疾病的恐懼感實在太大了,根本沒時間去思考其他事情。她的家人并非沒聽說過疑病癥,但仍然不能理解。
      
      “我每次都瞞著家人去醫院,周圍人只會說沒事的,但其實沒什么用。認識的很多病友也不被家人理解,甚至會被責怪。其實疑病癥非常痛苦,希望社會能夠更加了解這個病,家人能提供陪伴和支持。”娜娜無奈地說。
      
      不易被第一時間察覺是疑病癥治療的另一個難點,很多人都是輾轉許久后,才到精神科就診。有30年心理問題咨詢、矯治經驗的北京協和醫學院基礎醫學院副研究員楊霞告訴中新健康,疑病癥患者經常是首先出現在心內科、神經內科、消化內科、皮膚科等科室,就診的很多患者都是由于心理因素出現的癥狀。
      
      “疑病癥屬于軀體化障礙譜系,軀體化障礙的患者去做各種檢查都查不出什么問題,或者查到的問題仍舊無法解釋患者的病痛,他們的感覺是真實存在的,比如游走性疼痛(疼痛的部位、性質不固定)等。建議內科大夫如果遇到這樣的患者,可以推薦到精神科門診來看。”申晨煜說。
      
      走出疑病怪圈
      
      申晨煜強調,尋求專業幫助是解決疑病問題的關鍵一步。疑病癥的治療一般是心理治療加藥物治療。必要時,一些抗焦慮的藥物對于緩解癥狀也有效。
      
      此外,楊霞認為,生活方式的調整也是有效辦法。她多次強調患者要堅持戶外運動,比如爬山等。另外,還要解決一些基礎問題,疑病癥患者往往對自身過度關注,她會引導或鍛煉患者把注意力轉向外界,讓其嘗試戶外旅行、攝影等,這是一個長期的轉變,也建議患者家屬能給予恰當的支持。
      
    走出疑病陰影后,娜娜因植物神經紊亂至今仍在吃藥。受訪者供圖
      走出疑病陰影后,娜娜因植物神經紊亂至今仍在吃藥。受訪者供圖
      
      為了走出疑病怪圈,娜娜做了很多努力。她給自己制定了一個年度體檢計劃,規定好各個時間去醫院檢查不同的項目,這讓她感覺一切都在可控之中。她還開始嘗試能讓她分散注意力的事情,比如畫畫、看書等。“想要擺脫這個病是需要時間的。讓疑病癥患者完全不去檢查不現實,最重要的是檢查后要相信醫生,相信結果。”娜娜說。
      
      從每周檢查一次,到每月一次,再到一年體檢一次,她逐漸走出了疑病陰影。“前段時間體檢有些問題,雖然會有擔心,但不像以前那樣吃不下睡不著了,現在是去醫院檢查,該怎樣就怎樣,沒那么恐懼了。”
      
      不過,疑病癥不再發作后,她又患上了植物神經紊亂,至今仍在吃藥。“我覺得疑病癥也好,焦慮癥也好,都是源于我內心的不安,一直被壓抑著,有時候通過一件事就會爆發出來。”
      
      健康焦慮不等于疑病癥
      
      現實中,每個人或多或少都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感到過焦慮,但這種健康焦慮和上升到疾病范疇的疑病癥是有區別的。
      
      楊霞表示,最簡單的判斷方法就是看患者能否正常地學習、工作、生活,如果已經超出科學規律地頻繁體檢、反復檢查,且癥狀持續了3個月以上,建議去精神科就診或尋求心理治療。
      
      “疑病是正常思維的一種極端體現。對于健康感到擔心本身沒什么問題,有問題的是疑病癥患者會持續地關注,然后反復陷入到后續的安全行為中。比如從出現擔心開始,就每周都要跑醫院,甚至一周四五次,且持續很長時間,比如3個月,這就是一個病態的行為。”申晨煜說。
      
      他觀察到,近幾年、尤其是疫情之后,出現疑病傾向的患者正在增多。進入呼吸道疾病高發季,加上網上的健康科普信息魚龍混雜,不少人會對號入座,這也一定程度上加重了一些人的心理負擔,讓他們不由自主地變得焦慮多疑。
      
      申晨煜建議,平常檢索健康信息時以權威渠道為準,此外,當身體不適時,應該去找醫生來尋求答案,而非過度相信網絡檢索的信息。(完)
    国产综合色在线视频观看_国产伦综合五月av在线_亚洲精品制服丝袜在线_91国在线产啪